李大桥

【留白】明侦案件之天才少女的殒灭(六)

第二轮搜证:


欧调查在过道中间华丽丽地转了个身,后期狗腿地给后面加满女神特效(哇哦~~~)。可女神一开口就观感破灭,“搜身搜身。”


众位青少年谁也不敢主动去耍这个流氓,只能一个一个地止住前进的脚步回头互搜。


“你们慢慢搜。”排在队伍最后的魏大勋左拍拍右拍拍,把自己从头到脚拍个遍,“我干净的。”

欧调查每每对到大勋笑点就奇低,“自搜可还行?”

魏二代对捧场的欧调查嘿嘿傻笑,随即正经脸地隔空问吴天才,“吴老弟你说的那个电脑在哪儿呢?”

吴天才手正插在小白的屁股兜儿里,“来了来了。我帮你找。”说完也学着刚刚魏二代的一套自搜动作以证清白,领着...

为什么我觉得大龙有点儿是故意的?

毕竟王老师其他几张照片是定时拍摄。我之前以为是服务员帮他们手工拍摄所以没多想。但是如果是手机定时十秒钟拍摄的话,难道大家不应该认真看镜头吗?即使是随便试验一下,也顶多是目视前方(琦琦)或动态模糊(廖廖)那样才算正常。要是说小话完全也可以拍完照片再说啊,什么话那么紧急必须必须必须要在快门闪的那一下伸头过去?

结合巨蟹座占有欲强以及大龙之前的种种直球表现........

有姐妹来分析分析他的心理吗?

直男之美好柏拉图友情都圈了两位王大哥CP粉了。

【留白】明侦案件之天才少女的殒灭(五)

欧调查和张学长对视一眼,张学长确认过眼神便起身来到桌头前把照片依次摆在桌面上。他并不急着贴在板上,因为很多证据已经被揭晓,最后一个说的他只能依次给各位弟弟补漏洞。


张学长还未出声儿首先叹口长气。“这就是年纪大的悲哀啊。”

魏二代贱贱地笑着安慰他,“没事儿,老当益壮嘛。”

“凶手……”

张学长刚开口说了凶手二字就被一阵倒灌的风呛到,跟他私交甚好的刘昊然毫不留情地怼他,“凶手这么容易就心虚了。”

张学长哈士奇般斜眼看他,挑了下眉算是接受了他的挑衅,“先别急着说别人,你把自己摘清楚。”

刘第一急速地眨了几下眼:“我怎么了?”

哈士奇仿佛化身于秦明,一副冷冰冰公事公办的模...

【留白】明侦案件之天才少女的殒灭(四)

吃瓜太兴奋欧调查都坐不住了,“好,接下来是我们刚刚公布恋情的男主角刘第一。”

刘第一从容起身,“前面的两位同学说的都是儿女情长,那接下来我就来说点硬核的。”

听他这么一说张学长本来拄在桌面上的右手放下来,换成了左手托腮。魏二代本来嬉皮笑脸地在私下跟白学神说点什么,也立马收敛,认真的看着刘第一。


“我先说两个跟死者有关的。”刘第一明显是有备而来。

他连看都不用看,如同一个舞台经验丰富的魔术师动作潇洒地从自己手中一前一后抽出两张照片展示给众人。“这是一个一直藏在死者的铅笔盒里的玻璃瓶儿,约等于小指粗细,照片里没有参照物看不出来大小。它上面有四个小字写着紫醉金...

【留白】明侦案件之天才少女的殒灭(三)

第一轮集中推理:


欧调查贴好了人物关系表,请大家都入座。“现在我们来梳理一下大家的关系,和各自找到的证据。我们还是从年纪最小的先开始。”

众人这次第一反应都是看向坐在离白板最近的魏二代。

魏大勋不负众望,反应迅速地起身。

 “我这次搜证主要是集中搜了白学神和吴天才他们俩。先说白。”

魏二代从自己手中抽出三张照片依次按顺序贴在黑板上。“我在宿舍厕所的马桶盖儿背面儿发现了死者的手机。”

欧调查,张学长和白学神异口同声地问,“马桶盖儿?”

魏二代倍儿自豪地点头,“对,这么重要的地方没有一个人去找。我看着你们也很心急。”

 同时离黑板最近的吴天才举起双手给观察细...

【留白】明侦案件之天才少女的殒灭(二)

第一轮现场搜证。


六名玩家分为两组轮流取证,限时十分钟。

第一组:吴天才,刘第一,白学神


吴天才不知从哪里弄到一红领巾,自己给自己正经儿八百地扎上。胸前一片红艳艳,昂头挺胸地打头阵先走一步,“拿一下我们的探案神器。”

刘第一紧跟着排在第二位把手机取走。

待到白学神的时候,小白伸出手却愣在原地。他眼前三个手机架全部都已经空置。他扭头看向前面两人背影,某人的小虎牙都笑出来了。

两个弟弟性子急走的快,白敬亭又不想因为一个手机大喊大叫,只好加快速度赶上刘昊然。贴在他身后清了清嗓子。

刘昊然顽皮地从兜里掏出两个手机,把两个面儿扣在一起,让白学神随便抽一个。

这哪儿成?...

【留白】明侦案件之天才少女的殒灭(一)

本节目一共六位明星玩家。在每期设置的游戏剧情中,分别有侦探,嫌疑人,真凶三种身份。真凶隐藏在嫌疑人之中。只有真凶可以说谎。只有找到真凶,玩家才获胜。

游戏设置侦探酬金,每期抽取角色卡时,每位玩家将获得一根金条。如果真凶逃脱则真凶获胜,其余玩家将所有金条交给真凶。如果抓住真凶,则投票正确的玩家保留金条。侦探若两次都投对,则可额外获得一根金条。其余玩家需归还金条。


2022年五月十一日上午十点。MG校园教室内发现一名死去已久的少女,呈四肢僵硬口吐白沫状趴在书桌上。MG省公安厅指派欧调查员前来勘探此案。


欧调查一身黛蓝白色竖纹西装,干净利落地走近课室:“谁报的案...

一个问题

今天没时间我就不截图细扒了,几位大佬都扒的很详细。单纯想问,昊然弟弟结束录制立马在Instagram关注他白白哥,小白随后也互关了。那大勋呢?有没有被弟弟关注?


没人回我我自己看了一眼。答案是没有。


四舍五入我们留白已经一起吃过好几顿饭了。

这么甜竟然没人发?

想要小钱钱

© 李大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