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桥

沉浸在居老师blingbling眼睛里无法自拔

一个问题

今天没时间我就不截图细扒了,几位大佬都扒的很详细。单纯想问,昊然弟弟结束录制立马在Instagram关注他白白哥,小白随后也互关了。那大勋呢?有没有被弟弟关注?


没人回我我自己看了一眼。答案是没有。


四舍五入我们留白已经一起吃过好几顿饭了。

这么甜竟然没人发?

明侦四之图解蜜汁羞涩小白(part2)

发布了长文章:明侦四之图解蜜汁羞涩小白(part2)

点击查看

图片比较多,大家需要耐心等待

明侦四之图解小白蜜汁害羞(part1)

发布了长文章:明侦四之图解小白蜜汁害羞(part1)

点击查看


【簇邪】占有欲

我的天爷啊我终于上来了。APP更新之后怎么都发不了文字,给我着急了好几天。

--


“吴邪,我真是倒了八百辈子血霉才能遇见你。”


少年脸上还带着未褪化的稚气。说完这句话,他艰难地别过脸,尽量避免皮肤与沙砾的直接接触。

冤有头债有主,吴债主本人此时就在他左侧与他并排躺着。不知清醒与否,反正对他几近化为实体的注视毫无反应且面色祥和。要不是他们二人躺的地方儿着实说不过去,黎簇可能会误以为吴老板是在自家院儿里的藤椅上午后小歇一阵儿。


得不到相应的回答,自说自话的黎簇长长地叹了口气。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时间回...

【巍澜衍生】发乎于礼,止乎于情04(何开心X韩沉)

对不起,最近一直沉迷于沙海里的小狼狗和老男人。我又回来了。反正是乱写的,随便看吧。

--

“这位大哥,您留步。”何开心三步并做两步赶上男人。

被叫住的父子俩齐齐回头,脸上都带着对陌生人的戒备与疏离。

何开心止步于一个社交安全距离,面上带着些许腼腆掏出烟来递给男人,“我们家孩子刚刚转来,对这儿不熟,耽误您几分钟跟您问个事儿。”

两人身形差距颇大,男人看着文文弱弱的何开心面容缓和些许。他把手中的书包递给身边的小男孩,摁了一下孩子的头顶,声音嘶哑的嘱咐,“你先进去吧。”

书包里不知道装了什么,颇有分量。小男孩无声地接过背在背上,随即阴郁地抬眼望着何开心,也不说话。他的父亲又摁了他一下,他才像个发条上好的...

【巍澜衍生】发乎于礼,止乎于情03(何开心X韩沉)

今天是何开心第一天上班。没等闹钟响,他自己先一步从床上跳了起来。之前何开心跟警局里的人打探过,韩沉这人向来恪尽职守,最不喜欢人迟到。他为了讨韩警官的青眼,恨不得提前三个小时就去警局大门口蹲着。


草草用过早饭,何开心在家坐不住,便想着早些出发顺路还可以给韩警官买个早餐。存着些小心机打扮一番后,他带着钱包钥匙轻装上阵。地下停车场里的路虎已经被他冷落太久,索性这次去的是警局不是学校,也不怕别人指指点点。何开心家庭条件不错,他妈又是个什么都恨不得给他最好的一人,他自己不喜欢张扬,但也没清高到强行苛刻自己。


电梯门刚开了个口子就听到隔壁邻居的小孩那哭的...

【巍澜衍生】发乎于礼,止乎于情02(何开心X韩沉)

白锦曦脚上的高跟鞋踏着八点三十分的准点儿进来,正好一秒不多一秒不少。偌大的办公室此时只有韩沉一人。

“早。”

“早。”


两人互相道了声早安,谁也懒得寒暄。相识相知了这么多年,白锦曦就喜欢韩沉少说多做这一点。毕竟过命的老搭档,一个眼神就能达到的默契,没必要假模假样的生拉硬套。


眼见韩沉头埋在成堆的文件夹和档案袋中,手中的笔尖没停顿过。白锦曦把包随意往自己桌上一甩,朝韩沉伸手。

“你别管了。”头顶上也长了双眼睛的韩沉连眼皮都没抬,直接开口止住白锦曦拿走他文件的行为,“我来就好。”

白锦曦从业以来一直胆大心细,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但素来很烦善后工作。更何况她...

【巍澜衍生】发乎于礼,止乎于情01 (何开心X韩沉)

正在补美人为馅,所以人物极度OOC

私设白姐姐徐先生已婚备孕,徐先生是好人

年下嘴甜小奶狗攻 X 外冷内柔受

受宠攻


北京时间7:23am,正是地铁早高峰最忙的时候。


韩沉一手稳稳地抓着把手,整个人不动如山,犹如一尊完美比例的大理石雕像。


本来今天他轮休,结果时运不济被领导抓着摁头去相亲。姑娘年龄不大,屁事儿不少。要不是警局自己人热情似火牵线介绍,韩沉微信上逗号都不会回复一个。好端端谈妥了大上午要去喝咖啡,偏巧那姑娘选的地方还是个在网上查无此店在现实中砸钱也找不到座儿的一犄角旮旯。绅士风度四个大字逼得韩沉一早上就得...

1 / 15

© 李大桥 | Powered by LOFTER